2012年8月27日 星期一

離開「月下薔葳」的碎碎念

月下薔葳,是我在聖境傳說這遊戲中,第一個、最後一個、以及唯一一個家。

想當初會跑來玩聖境,是無聊在巴哈逛網路遊戲版,逛呀逛的,不小心看到了一篇 內容空洞 有趣的公會招生文章,這才引起了我的興趣,進而開始研究這遊戲的資訊。

一 個人玩遊戲總是比較孤單的,而對於陌生的遊戲來說,系統方面的熟悉,也會比較慢一點,所以一直不清楚怎麼找到當初在巴哈PO文的那個公會。好在就在我到大 草原時,碰巧看到了該公會的人用世界頻道廣播收人!就這樣的,在一月底、二月初,那個寒假的尾端,我進了月下薔薇這個公會,進了我在聖境的家。

直到現在,八月底的現在,整整七個月的時間,我終於離開了月下,也離開了聖境。

該從哪說起好呢?就從大約六十級左右的生活講起好了。那時候,公會等級不高,人也不多,但也是月下最像家的時候。那時候流行刷風暴,大家一邊刷著,一邊在會頻聊著;遊戲一邊玩著,RC也熱熱鬧鬧的擠在一兩間房間,唱著歌、聊聊天、聽聽音樂、講講5%拿了多少領地。

那時候的月下就是家,而會員就像家人一般。

後來,來了一些人,試著要融入我們。或許是人多嘴雜,總是有人滿意,有人則否,於是,一些人留了下來,成為我們新的家人,一些人則離去了。

日子一天天的過著,同樣的劇本依舊上演。月下最熱鬧的時候,同時有3.40個人在線上,看起來似乎很熱絡,但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它,叫做:「林子大了,什麼鳥都有」。大家都有各自的意見,許多不成熟的意見。

遊戲吧,無法要求大家都有管理的基本觀念,畢竟現實中非管理階層的人,會去接觸這方面的也不多,甚至不少本身管理階層的人,觀念都相當有問題,所以實在不能要求遊戲中也能如此。總之,公會就在這種情況下,來到了七月間。

這時候,月下迎來了最後一批的合併。短暫的崛起,或可以稱之為「迴光返照」,直到這些人發現利益不如預期,又通通退光光為止,是為月下最低潮的時期,不少老人們,紛紛退走。

原本當時已經萌生退意了,只是剛好例經低潮,又沒人手了,總是要有人跳出來把公會撐起來。剛好機緣之下,接任了會長,就趁著這個機會,將月下整頓整頓。

輕鬆不等於隨便,就算是標榜輕鬆玩得月下,依然需要有白紙黑字的規定!這一步早在幾個月前就有提出了,可惜無人理會,我稱他為「去蕪存菁」。事實證明這方法是有效的,剔除了幾個公會的蛀蟲,月下以緩慢但持續的腳步成長著。

兩個月過去了,月下成功的成長到8等,而大家的等級、觀念、互動等,也逐步的成形,該是時候了。可能有人會覺得,為何我要急流勇退?其實是早就有這個念頭了,只是為了給自己、給月下一個交代,才撐到現在,而現在......我累了。

心累了。

跟 大家分享一下身為「會長」這個職務,在你不知道的時候,做了哪些事情。舉例來說吧,查看各種圖樣,在不同公會所放置的%數,這樣才知道自己公會該放什麼 圖;或著了解各大公會大約放置名匠的時間,以及放置名匠的時候%數如何調整,這樣才能避開其他公會,讓利益最大化;還有熟習各種製作所需花費的代工費,這 樣才能知道在多少%數下,每次製作會抽取多少稅金,如此在調整公會稅率時,才知道會造成多少虧損或是盈利;又或著知曉公會成員製做裝備的情形,才知道在放 置精緻商人和特級商人間的取捨;當然商人沒了就要盡快補上,這是最基本的;常常了解公會會員上線的情形;多開開公會團,提升會員的裝備能力以及經驗;養成 一心多用的能力,免得在忙的時候錯過了會員的呼喚;就算長時間沒上線,也要讓人有辦法找的到,而上線之後,詢問其他人這段時間是否發生什麼事;當沒人有這 個習慣時,沒事路過修建築就是你的事;以及諸多族繁不及備載。

我不是個很好的會長,畢竟我早上上班,晚上偶而還要上課,假日也有家族的活動,每天可能只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玩,無法顧慮周全,但能做的,都盡力做到最好了,餘下的實在是無能為力。

我花在遊戲上的時間,有過半都奉獻給了公會,無論以前種種,無論未來如何,我自認走到現在,無愧於月下,但卻愧於自己。

遊戲是拿來玩的,老話一句,跟大家分享,千萬別被遊戲逼著自己偏離了一開始的初衷,而我已經走的太偏、太遠了,剩下的就交給還在奮鬥的各位努力吧!月下有人,而人有心,相信我們是不會輸給別人的,只要別忘了,我們在月下,我們是一家人,團結一心,才能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。

時間晚了,我也該睡了,已經打到腦袋昏昏,不知所謂了。祝願各位在遊戲中好運連連,順利的成長,最重要的是心情也能愉快,至於我......各位,我們有緣再相見囉!